娱乐派
首页 >> 娱乐吧 >> 今日看点 >> 正文

卧槽周刊:更好地生活,也是为了更好地纪念

2018年5月13日 21:02 来源:17轻松热度21℃  浏览13次

昨天是汶川地震十周年纪念日一个星期前,我有幸跟随一个媒体采访团,探访地震十年后灾区的新面貌。

一个星期的时间里,我们先后参观了安州、北川、广元、青川等地的乡村。作为地震的重灾区,十年前,遍地断瓦残垣,交通中断。十年后,一座座崭新的楼房拔地而起,道路两旁绿树成荫,鲜花怒放,加上自然的青山绿水,相机随便一拍,都是一幅美丽和谐的风景画。

青川县沙洲镇幸福村村民在地间耕种。

青川县沙州镇幸福村村民新建房屋。

四川江油市官渡新村外景。

很多村统一规划村里房屋的外型,在外墙喷上鲜艳的油漆,画上好看的图画,引进外地投资,打造产业园,发展乡村旅游经济。村里农家乐遍地开花,迎接全国四面八方的游客。

江油市官渡新村村民家外墙墙壁。

江油市官渡新村的村民开设的农家乐。

遇到的村民都说,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。地震给他们带去了无法言说的创伤,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。

地震前,有些村落后闭塞,没有水泥路,村民出行都得带着雨靴,淌水过河,在泥巴地里蹒跚前行。地震后,国家扶贫攻坚的政策,全国各地的资助,和对口省份的援建,极大得改善了基础设施建设,他们有了水泥路,坐上公交车,住进了新房子,用上了互联网。

收入也增加了。 在江油市的一个示范村,村支书告诉我们,地震前他们村的人均年收入5000多元,现在人均年收入17000多元。

为了让村民能鲜明感受到今夕的对比, 青川有一个村,特意保留了一座地震时受损的老屋,在一堆漂亮的新楼房之间,这座老屋格外抢眼。

村里的新楼房。

十年前地震中受损的老房子。

对于当年的地震,人们似乎不愿多提,他们更愿意聊聊这十年来的变化。这中间经历了很多外人难以想象的困难。在广元市剑门关县的一所中学,校长告诉我们,当时地震发生后,学校的教学楼倒塌了,学生们只好在板房里学习和住宿。板房的条件很差,夏天极热,冬天极冷。为了保证孩子们的安全,学校每晚都会安排老师通宵值班。这样的日子,他们坚持了一年,直到新校舍的建成。

地震中受损的学校校舍。

地震后学生们学习和生活的帐篷。

当被问到,地震对学生的心理的影响时,校长的脸色微微一沉,他说,肯定有。停顿了几秒后,紧接着说,学校进行了心理辅导,向学生普及地震知识,孩子们知道这是自然灾害后,也没有那么恐慌了。

跟我们同行的一位记者,在他的手记里提道:他问当地人地震发生时的事,对方跟他说,不要问得那么细,现在想起来,心还会疼。

原本以为十年的时间可以冲淡一些东西,但参观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时,你才发现,十年前那瞬间地动山摇留下的伤痕,从未淡去。一座座挤压变形的楼房,一个个瞬间黯然消逝的生命,一张张再也无法看到笑脸,长埋地下的英魂,他们依然在那,从未远去。

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

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

北川擂鼓镇盖头村的的一位村民说,我们更好地生活,也是为了更好地纪念。

(媛媛)

前两天看到空姐打滴滴顺风车结果被歹徒杀害的新闻后,很难过。一个才21岁的花季少女,有大把的青春和时光在等着她,就这样不幸在一个人渣的手里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我还记得当时看完新闻后,心里特别难受,中午饭都吃不下去。

我也经常打网约车,有时是加班太累不想挤地铁,有时是周末外出,俗话说,世界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。同理,网约车司机没有奇葩,打的车多了,也就遇见了。

我就不幸遇见过这么一位“爷”。

那是一个晚上,因为工作量比较大,一直到8点多才忙完,想想早晨8点半到公司的我,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在公司待了12个小时,本想在公司吃了晚饭再回家,可楼下的饭又贵又难吃(对,就是抠门),于是打电话告诉爸妈先吃,我回家打扫点残羹剩饭就行。

累了一天了,想想挤地铁就肝颤,也奢侈一回,打个车回家吧,工作够时长了也可以报销。

然后就开始了这段奇葩之旅。

打完车后大概等了10分钟,司机终于到了,上车先跟司机打招呼:“师傅您好!”预期的热情没收到,就听到“嗯”的一声。坐在副驾驶扭头一看,这位司机还挺年轻,估计还没我岁数大,理了个时髦的“锅盖头”,正在摆弄手里的手机。

找了个舒服的角度准备闭眼迷瞪会,等了半天车还没动,然后感觉有一只手在捅我,睁眼一看,这位大哥用一口流利的xx方言问我,路怎么走,让我指路。

当时我就方了,大哥,你是司机啊,你不知道怎么走你就敢接单?你这样我很害怕啊,万一你给我带河北去了怎么办?我爸妈还在家等着我处理剩饭呢……

按照一般人的做法,肯定会问,你不认识路你还敢接单?但是看着司机大哥一脸严肃的表情,说实话有点怂。想了想告诉他,按照导航走!

司机大哥好像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,瞪了我一眼,终于开车了。

我也是心大,随着车的颠簸慢慢的睡着了,就在我半睡半醒间,感觉又有人捅我,一睁眼,还是他。

“走四环走五环?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是往这边开不?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我头一次有了冲动,说好的友善服务呢?说好的贴心到家呢?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?你这赤裸裸的挑战人的底线啊!

有心怼他两句吧,看着他的紧身裤,我真怕他从哪掏出一把刀来,那样就连工伤都不算了,太不值了。

振奋精神,一路向东,当了一回向导。

到家已经是10点多了,饭菜已经在锅里热过两次了,拖着疲惫的身体跟爸妈聊了这件事,聊完后才反应过来,不是说“京人京车”吗?那位大哥的北京话好像有些不太标准,隐隐有些黑土的赶脚。。。。。。

现在想起来,害怕,万一他要对我这个萌萌哒的孩子有什么别的想法,我可能就不能坐在这给槽友们码字了。

傻人有傻福,嗯。一定是这样的!

哦对了,因为提考勤时候不知道需要报加班,所以这130多的打车钱还是从我工资里扣掉了。

互动话题:

十年回首,难忘汶川。说说你对汶川的记忆。

聊聊你打车时曾经遇到过的奇葩事。

9 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