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派
首页 >> 娱乐吧 >> 欧美 >> 正文

『蜘蛛侠』风格轻松活泼 荷兰弟敬业拍摄过程艰辛

2017年9月20日 21:59 来源:网络 热度38℃  浏览20次
亲力亲为

亲力亲为

片场

片场

『蜘蛛侠:英雄归来』风格轻松,体操舞蹈好手汤姆·霍兰德也能做不少高难动作,但他演小蜘蛛尤其是动作戏也很艰辛。不过他说起这些都是轻松带过(除了他说为练肌肉接受了电击,一种新式健身法,一听就感觉啊玩这么大= =),但因为他讲话很生活化,反而很让人有同感,会让我觉得“啊真的好难受”。比如作为一个胃不好的人,听他说这段时觉得自己的胃也在翻滚:

荷兰弟说拍『蜘蛛侠』他唯一害怕过的一场动作戏是:有一天因为要穿蜘蛛制服拍戏,他整天没吃饭。然后拍完收工,他回到拖车,脱下制服,死党Harrison递来两个鸡肉汉堡,他狼吞虎咽下肚。刚吃完,就听说:“啊,出了点错误,你得回来把某个动作戏拍完。”

而他穿蜘蛛侠制服拍戏得先穿上一个所谓的“胸衣背带”——“其实就是一个凯夫拉材质的胸衣”,把它在身上系紧固定,然后再穿上蜘蛛侠制服(当然他也说过下身还要穿个丁字裤一样的东西。。)。“而穿上制服,你的脸会被盖住,所以我感觉如果穿着制服时吐了,那可能会被淹死,因为呕吐物出不去……”

所以当荷兰弟全副行头穿戴好,蹲在高处准备下落的时候,他感觉“好像不太舒服”,而当时他要做的是被从高处吊着钢丝拖下去,头朝下降落30英尺(大概9.15米),在用脸着陆之前被拽停下来。“这是我唯一一次害怕做拍特技动作,我真的觉得恶心想吐,我能感受到刚吃下的鸡肉堡们在原路返回……”大概感受到了拍戏时因为呕吐而溺死的危机。。还好最后没吐。

荷兰弟有三个替身,漫威当然是希望他多演一些,但会尽力阻止他拍危险的动作戏(毕竟电影公司都不希望自己的明星受伤,多麻烦&费钱),荷兰弟说他会尽量亲自上,争取能拍的特技动作镜头都自己拍,当然他也有觉得辛苦的时候,比如:

·他说到跟迈克尔·基顿饰演的秃鹰的打斗,“我们从没有过一个纯正的飞行系反派,所以我们之前的打戏的编排很精彩。”也所以,“有的时候我以为都是特效,比如把我的头往地面上砸,可导演都说要我自己上_(:з’∠)_”

·『蜘蛛侠』拍了两个月后,他很累,想休息一场。“我问:我什么时候能休息?他们的回答是:你不能休息。有一周时间,我拍的每一场戏都得倒吊着,太残忍勒。”

这种“XXX拍XXX很辛苦”的事例,不是说要吹敬业,拍戏投入是演员本分,认真做事尽到本分的故事,还是很愿意听的。不过靠自己、不靠替身就能做到的话,荷兰弟也确实很愿意这样做,想必也更有成就感。『迷失Z城』里演他爹的查理·汉纳姆,就忍不住说过荷兰弟“逞能”结果悲剧了的事,那次他是真的脸着地了:

查理说,荷兰弟拍『迷失Z城』杀青时遇到了一些麻烦,“但跟周遭没有关系,而是他自己犯蠢——你知道他是演蜘蛛侠的,他手机里有一段视频,展示他非常厉害的一些动作,翻身、后空翻这样。他给詹姆斯(『迷失Z城』导演詹姆斯·格雷)和我展示这段视频,詹姆斯傻傻地说了句:“那才不是你本人呢,不是你做的!”他不慎低估了荷兰弟这样年轻气盛的朋友证明自己的决心。”

像查理这种讲话偏简单明了的朋友,这事儿都说得特有画面感:“这时,只见汤姆一秒不落地扔了下手机,之后一切变得像慢动作一样:詹姆斯伸手阻止‘不——要——啊——’汤姆:‘我——做——给——你——看——’他从一块石头上腾空而起。但是你知道视频里他做那个的时候穿着运动装备和鞋,而且有做暖身,而这次是在最黑暗最深处的丛林里,凌晨4点。所以这次他起跳后空翻,只转了一个半圈,脸就撞到了地上……他的鼻子裂成两半,站起来时鼻梁横亘着一条大口子,鼻子贴在了脸上,马上开始狂流血。我们都摇头:啊,天哪。”

 data-link=

还好,那是拍摄的最后一天,摔倒前30分钟,荷兰弟的戏份刚全部拍完。但是他们当时在一条河上游45分钟路,用了一个半小时才找到最近的路,“这去往医院的旅程对可怜的汤姆来说也是漫长而痛苦的……”

做事情执着、投入,既是认为这是应该做的、正当的事,也是迫切想证明自己——荷兰弟还真是很像片中的小蜘蛛了。或者说,蜘蛛侠的接地气、让人有共鸣,也是这个形象人气这么高的原因之一吧

(责编:加缪)
20 18